黃萬暉‧黃加興的占星‧靜心冥想blog

關於部落格
官方blog 已改網址囉 http://greatone.asia/
  • 4855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瀕死經驗]一場車禍,帶她到另一個世界


◎ 新蓮

只要提起曾經死過,總會招來異樣的眼光,後來對這件事,我就一直保持緘默,然而時間過去近二十年,當時的印象卻仍歷歷在目,宛如昨天一樣。

當時,我是東海大學四年級學生,租屋於學校附近,除了上課以外,還在台中市政府的一個社福機構實習,晚間則在餐廳打工,每天騎著機車,往來中港路好幾次。

出事那天,下著毛毛細雨,路面有些濕滑。我離開實習機構時,因為趕時間,疾駛於中港路的慢車道,突然一個紅燈把我攔了下來,我的機車正好落在停車線之後,身後、右側一直到路邊,全是跟我一起等待綠燈的機車群,而左側隔一個安全島便是快車道

毫無選擇死亡

當紅燈轉綠,我隨即加足馬力衝了出去,就在此時,一輛違規小貨車突然由快車道鑽出安全島旁縫隙,在我正前方插進慢車道,以慢速行駛,顯然想走捷徑轉往路邊停車。

眼看快要撞上它的車尾了,我使勁按下把手煞車,只聽到「答」的斷裂聲,感覺按到的是鬆鬆空空的東西,我的機車依然繼續往前飆馳!若不改變方向,將直接鑽入小貨車的底盤,若右轉,則將和其他已經追上來的直行機車切撞!

怎麼辦?瞬間的選擇是,自己死好了,便使盡全身力氣九十度左轉機車把手,強迫對撞身側道路中央種著植物高聳的分隔島!

進入奇異時空

然而,時至今日,腦海中完全沒有猛裂撞擊,甚至被拋飛出去的記憶!取而代之的,在那關鍵的瞬間,是另外時空的鮮明景象:眼前出現一片寂靜的黑,沒有身體的意識,只剩下出神的一雙眼睛看著……

在閃光的天際高處,飄下了一片翠綠優雅的樹葉,它旋舞著,彷彿有生命似的,慢慢地舞動著它的身形……下降……飄飛……慢速地消失於我的眼前……

接著,天地一片昏黃,是那種濁黃色的黯淡煙塵,籠罩著人間……視線裏,畫面的中央區段比較清晰,上下視區都暗黃得有些難辨,最上、最下邊緣則全黑。

我看到好多人,每個人似乎都不是實體,他們圍著中間地上不知什麼東西。我想探知,便很自然的,瞬間從人群高處的位置飄飛到地面,當時並沒感覺到,實際上碰穿了人群。

在馬路中央的地上,躺著一個臉色蒼白的女孩子,掀開的機車口罩斜遮著臉,半邊的頭臉出著血……

當時聽到一種熟悉的語言在人群中說︰「這沒救了!沒救了……要不我們打賭……」我覺得這女孩很可憐,想幫她把還纏掛在另一隻耳朵上的口罩取下,一伸手出去,卻眼睜睜地看著我的手穿過那女孩的臉,令我大吃一驚!

瞬間,我「彈開」人群,往上移動,天邊似乎有光,還沒看清楚,就突然來到了一個絕對黑暗與靜止的地方。感覺那不是人間的黑夜,太純粹的黑暗顏色,而我浸泡在這沒有雜質的黑中……

黑得空曠、寂靜,似乎連空氣也沒有!感覺不到東西存在……感覺不到東西流動……

黑、寂、靜、空、無……除了自己的惶恐,沒有生命……沒有出口……

出現指引人物

我不想待在那兒,我不知自己是誰,我為何來到此處,我也不知現在該怎麼辦?應該想什麼?應該往哪兒走……那一刻……我真的害怕……

心急中,看見右側遠方出現了救命般的白光……啊,黑暗中唯一的光。那是什麼?

心念一動我來到那光芒面前,看見一隻戴著白手套的大手,就像一隻寬大的男人的手。白手套本身發出亮光,亮光很美,柔和得就像羽毛光……

那隻手會動,剛開始它指向右前方,要我移動。我看不到那隻手身後有沒有人,因為除了手套部位外,其他的全部掩藏在黑暗中……

我看前方……似乎有一盞燈籠似的小小黃光,明滅且遙遠地懸盪著,我想往那兒去,心念一動,便已經來到了!

暗示迅速回陽

站在門外,我看見那是一棟中式建築,暈黃的光線只存在大門到內室的一條迴廊,其餘的完全在黑暗中,隱約知道有庭園、圍牆……

白手套示意我往前走,它出現在我頭頂右側的高度,我也進入室內。凝神看,是閨房,隱約有書案、眠床,唯一發出暗光的是梳妝台,白手套示意我坐下。

坐下後,我便盯著梳妝台的桌面,其上有一把梳子,橢圓形的老舊觸感,我取來(有實體的觸感)把玩,奇異的熟悉感瀰漫開來。就在此時,右側那隻白手急速地大幅擺動,我一看它,它便迅速以充滿威嚴的手勢直指鏡面!要我看!快看!

我看著鏡面,是銅鏡,鏡裏面暗暗的竟有個女孩,仔細一瞧,她頭臉半邊浮腫、創傷的右眼流著血,還努力睜著左邊的眼睛看著我。那女孩?!不就是剛才躺在地面上的那個嗎?這鏡子照出來的應該是我,為什麼是她?

我疑惑的伸手想摸自己的臉,鏡中的女孩也以同樣的姿勢、同樣的時間抬手,這……難道……我是那個女孩?

我……這不就……難道說……我是那個女孩!

猶如電光火石,突然意識到真相的瞬間,身體便感覺好冷,感覺冰涼的毛毛雨淋在臉上,腳也好冰,感覺有隻腳沒有穿鞋子……聲音好吵,還有個人(原來是一起實習的同學)跪在身邊一直叫著一個名字,當時不知是我的名字……

躺在馬路中央,我慢慢睜眼,看見……天色灰茫……

這是台灣的瀕死經驗,最近發表在[新紀元週刊]。

相信很多人聽過這類的靈異經驗:看到車禍現場附近,也許是高速公路、也許是路邊或橋樑,或飛機失事現場等,總會看到有人或坐或站在附近,完全沒有驚恐、害怕的表情,完全事不關己的模樣。

等到陳述事件者,靠近一看,赫然發現事故死亡的當事人,就是剛剛在現場附近,一派輕鬆模樣、事不關己的那個人。

這是瀕死經驗中常見的情況。

特別是那些突然脫離身體的人,對於那個躺在車裡的人,會當成是他人。

這個例子,再一次地提醒我們:

你的容貌只是你地球之旅的配備,就好像你開的車子的顏色、外觀。你不是你車子的顏色、外觀,你只是暫時借用這車子開車而已。

你的任務,只是好好保管、保養這車子,直到你離開地球的時候。

所以,當你離開地球,結束這場夢幻之旅時,你容貌是美是醜,你完全不會在意,因為你根本不會記得你樣子(對照目前的小女生傾全力裝扮自己的容顏,或許你我都有很多想法吧)。

但是,你的經歷、體會,以及在這地球時所累積的能量(例如,追求智慧與平靜的人,會更加散發平靜和諧的光明。)都會像你移民時隨身攜帶的證明文件,會永遠地跟隨著你。

所以佛陀說了一句道理簡單、卻寓意深長的話:「萬般帶不去,唯有業隨身。」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